段永朝:认知重启,互联网到底改变了什么?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新闻来源    2018年04月07日 16:04

内容来源:2018年1月12日,网络智酷举办2018年的第一场沙龙,段永朝老师主讲《认知重启——互联网到底改变了什么》。笔记侠作为独家活动笔记合作方,经主办方和讲者审阅授权发布。

封图设计 |Holly 今日笔记侠客&责编| 清野

全网首发·完整笔记·独特思维




本文新鲜度:★★★★★+口感:香蒜烤鸡

  • 区块链现在被作为一种圈地工具,是被玩坏的前奏?
  • 人的感官系统真的是固定不变的吗?
  • 为什么麻省理工学院、硅谷的评论看一半就够了?

大家好,这是智酷2018年的第一场沙龙,非常感谢各位来参加活动。

一、区块链是纯粹乌托邦的共同体

我们现在对互联网的认知和了解需要升维。需要升到一个什么样的维度呢?不知道,咱们升着看,但是至少不是今天的维度。

今天的维度是什么?举个例子。

区块链很火是不是代表未来的方向?

我认同这个说法,但是我感觉区块链被玩坏了,有两个理由:

第一,几乎所有人都在往区块链上搭,这个没有问题,刚开始谁都没想清楚,可以搭。但是搭的目的是什么?圈地。

现在区块链被作为一种圈地工具,我认为这是区块链被玩坏的前奏。

圈什么地?击穿。击穿是互联网营销里面很常用的词,你要把业务流程打通、击穿。

区块链技术上就是一个数据块,就是一个数据的火车。

一列数据的Train(火车),每个Block()计入了一部分经济活动,计账体系。每个Block按照以太坊的计账规则是10分钟,也有按1分钟计的。

每个区块就记录了一个时段中,凡是接入到区块链遵守规则合作伙伴的账,如果这个区块链联盟有100家商户,这个Block就记录了这100家商户的全部交易。

理论上一个Block可以计全世界的所有账单,也就是卖坦克,卖茶叶蛋都可以计在一个Block。

比如现在有人做红酒区块链,就是把红酒从葡萄种植开始,到酿造、营销甚至到周边的品鉴活动、文化活动整个环节击穿。击穿的意思是什么?

他们在圈地,设立一个区块链联盟,玩红酒区块链的就说有50个酒庄,30个葡萄种植园,2万加盟店,500私人酒窖都是我们联盟的成员单位。

大家都认这么一个规则,就变成了区块链,那就每10分钟计一次账,每10分钟计一次账。

这时候区块链就是这100家联盟之间圈地,画出了一个链接,把世界分成了两种:

第一种用这个区块链的,第二种不用这个区块链的。

凡是用区块链的,大家在这里面可以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这是区块链的显然好处。

因为去中心化、分布式,提高交易效率,他们每一次发生的交易,在这么一个域里是全透明的。这时候在区块里面所有的人都共享着一个乌托邦式的账户体系。

所以,我对区块链是这么评价的——靠谱的人形成一个基于合约的乌托邦。

什么叫靠谱的人?

当今世界,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有这么一个体会,我们都越来越愿意跟靠谱的人打交道。但是怎么才叫靠谱?大家肯定有不同的差异。

为了跟靠谱的人打交道,我们面临一个问题:

我们经常会试错,接受靠谱的挑战。

就这一点点挫折,Block chain(区块链)的人都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区块链人的信仰,有乌托邦原教旨主义的色彩,他们愿意一次就信仰。就是中国古人说的言必信、行必果,如果他们有Slogan的话就是“言必信、行必果,不要放空话,打死我都要履约。

区块链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智能合约

合约就是一堆if-then(假定的)集合,先付首付,到哪个月份再付尾款,7天免费退换货也是if-then。

今天中午我就退换货了,因为这本书我订重了,我说太不好意思了,快递小哥说没关系,你拒收我带走。他不用怀疑我赖账,他也不用担心我干什么。

静下心来回想一下,我们对这个世界其实是很沮丧的。

我们人绝大部分的时间、精力被浪费在达成共识上。而达成共识又遥遥无期,各种大共识、小共识。所以,科斯讲的交易成本这件事情,简直是一个人耗费生命的魔咒。

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讨价还价之上,浪费在揣摩意图上了。我们不想一次把意图说清楚,所以我们生活中充满着虚伪。

第二,区块链是纯粹乌托邦的共同体,这一点很多人没意识到。区块链背后有一种纯洁、乌托邦的想象,但是今天有人能把它拿来做生意,圈地。

那么多的区块链联盟,有红酒的、白酒的都来搞区块链。他们想干吗?难道喝酒的人就不看戏?看戏的人就不坐车,喝红酒的人不喝白酒?

这个局面走下去的话,就会出现大量的区块链疙瘩。但是这个世界并没有为此而改善,因为这个世界的问题出现在疙瘩与疙瘩之间。

认知的事情真的是一个可以百谈不厌的事情。

二、关于感官与机器的错误认知

1.人的感官系统真的是固定不变的吗?

这是一个典型的虚拟现实在天气预报中的应用,平时天气预报都是听、看,顶多看卫星云图,看一看上面已经做好的降水量,刮大风。

但是它用3D的虚拟现实展现在你面前,让你活生生的能看到气压的变化:

高压层、低压层怎么形成,水气上升下降,暴风眼的形成,它们是怎么跟五颜六色的等高线、气旋构建在一起的。

我们想象裸眼3D技术进一步的发展,现在看3D电影还需要戴眼镜,以后不需要戴眼镜就可以体验3D技术的效果。这说明什么问题?这项技术已经离我们很近了。

这种技术在天气预报、教学中已经普遍使用了,这就意味着我们认知方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这不是一个预测,已经是一个事实了。

我们需要在这上面想象的就是,未来这种认知场景极大的变化之后对孩子们意味着什么

很明显,我们父母亲的认知结构基本上是固定的。各位是成年人,意味着每个人的认知是一定的,看待世界的底盘是固定不变的,但是孩子们的认知界面跟我们不同。

认知已经通过感知在起作用了现实中感知重启已经在发生

曾经有一个心理学实验,实验者动作很简单,拿两个手做同步运动。右手在触及胸口,给胸口一个触觉。左手触空地,空地后面有摄象头,相当于触碰的是虚拟肉体,或者想象成数字化身体。

她同步触碰的时候,时间长了就让触觉和眼睛看到的虚拟感受产生了连接,然后拿锤子敲打后面的虚拟身体,前面肉体会有感受。

这是十几年前瑞典科学家做的实验,到现在很多人还在重复,很多东西非常简单,但是非常深刻。

它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事实:

我们的认知系统已经固化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在我们眼里面,眼、耳、鼻、身、舌、意是固定的。我们认为:

第一各司其职,功能是固定的

第二,各种感官被我们使用的比例是固定的。

前不久硅谷有一个科学家发明了一个东西给盲人用。

他用一种金属导电片含在嘴里,盲眼人会有光感,能看到外界的轮廓,不像明眼人看得清楚,但是至少不用导盲犬,走出去不会掉沟里,这在心理学里叫联觉

就是在大脑神经元层面,我们的视觉神经元和听觉神经元、嗅觉神经元其实是联通的,只不过长期的认知训练把它固化成视觉神经元和听觉神经元。即便这样,在底层微弱的连接依然存在,这项技术就是利用了这样一个联觉的特点。

这个实验叫《Out Of Body》,或者叫OBE,你会看到大量的视频,中文叫脱体实验,灵魂出窍。

这个实验的迷人之处在于,我们把他的视觉、触觉进行错位连接,当进行这样的错位连接之后,人就有点迷失了,人会恍恍惚惚。

“恍恍惚惚”是老子《道德经》里讲的,是非常难得的一种状态。它是非常难得的混沌状态,正在孕育秩序的混沌状态。

古希腊的酒神精神,也不是说酩酊大醉之后的胡言乱语,是精神解放。

我们长期的认知系统已经把我们训练成一个蒙昧系统。这辈子我们学习分辨好坏、美丑,未来对知识体系最大的挑战就在这儿。

我们有那么多的测量好坏、善恶、对错、美丑的既有知识体系,我们还有那么多人为此而捍卫、流血、争辩,其实殊不知这都是毫无疑义的东西。我们没有能力超越到这一点,我们会无休止的堕落到这里。

《Out Of Body》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当我们把感官搭错线的时候,我们会有极度的不适感。

这仅仅是个实验,你想象未来裸眼3D技术,增强现实技术,沉浸式虚拟现实,未来的客厅、卧室、教室、医院、办公室,今天我们能想象的这些空间,被虚拟现实技术装备之后,人该怎么活?

当今世界的操作系统面临极大的Bug,但是操作系统已经板结得如此坚硬了,几乎重新替换这个操作系统不存在了。

我们当今的支持系统,当今传承的知识谱系无法支撑未来。

2.关于机器的错误观念

国家地理频道《超未来世界:人类》

这个片子非常有科幻色彩,但是我觉得它已经越来越逼真的向我们走来了。就是说我们能不能接受机器人是我们的一员,这已经成为一个重大挑战了。

机器人可能成为我们人类家庭中的一员,或者人际伙伴中的一员,这不是一个诗意的描绘,这可能是将来必须突破的一个问题。

过去在我们的心目中,机器这件事情是人的造物,所以就确定了机器和人的主从关系。有两个观念:

第一个观念我们认为机器是人的造物。

第二个观念,机器是人的延伸或者换句话说,机器是造出来给人用的,机器是服务于人的。

我们再把这句话延伸一下,就是机器没有自我意志,没有自由意志,或者机器没有机器格。我们说人有人格,机器没有机器格。

工具在我们眼里是没有生命的,是冷冰冰的。

我想说这个观点不是谁的错,不是哪一个人的错,这个观点是一个时代的错。

“这个时代”也不是今天这个时代,而是200年来资本主义启蒙运动带来的错误。而且我还要告诉大家,请你写“错误”这两个字的时候,你要友善的在上面加个引号。

不要以为我们讲他们错误的时候我们就是对的,我们要超越这种对错、是非、善恶,我们讲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时候,要带个引号,保持谦卑,保持敬畏。

姑且说错,错在哪里呢?两点:

我们假设机器是没有生命的,是受制于人受人奴役的,可以完全掌控机器

机器生来就是为我服务的,就是伺候我的。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

第一定律是机器人不能伤害人;

第二定律是机器人不能见到人受到伤害还见死不救,我们要它就是帮人的;

第三定律,有点机器的人格,说机器人不能自杀。

一个人对生命有敬畏感的时候,一定是尊重所有的生命。

直到今天,阿西莫夫三定律也是工程师们信奉的,但是很遗憾,这三定律有Bug。

Bug在哪儿?阿西莫夫写过的一篇小说里解释了。

比如在福岛核电站现场,有核辐射,这个线就是核辐射量的等位线。如果一个人在这里,他已经进入到了区域,受到了核辐射的威胁,有丧命的危险。

如果他旁边有个机器人,这时候就出现了有趣的一幕。当这个人处于危险区域的时候,这个机器人就感知到了人处在危险之中,它就要去救这个人,按照阿西莫夫第二定律。

我们知道机器人也怕辐射,当它走到一定等位线的时候就会发现受不了了,自己也要死了,它就要掉头往回走,但是它就违反了第二定律,不能见死不救。

我掉水里了,50米水下,我的机器人密封性能不好,只能下潜20米,所以机器人就很纠结。到20米的时候红色警报就响了,它就往上走,但是刚往上1米,就会想到你主人在下面呢,最终可能把电都耗完了。

想象机器人和人的关系,在阿西莫夫三定律这儿就没有解决。没有解决很简单,我们说机器的时候,这两件事情:

第一,机器是人造的,与人不同

第二,机器是为人所用的

这两件事情几乎是有人和机器以来就有的。

今天我们知道工具和机器是非生命的,这是这个视频想跟大家说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将来会带来很大的弊端。

可是机器和工具是非生命的跟我们过去的认知体系、认知习惯是融洽的,由此可见,我们每个人身上潜存的那些灵性是怎么丧失的。

我们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干净的世界,我们今天的世界都追求纯洁、干净、漂亮、光滑,但是殊不知这是一种真正伪造的世界。真实的世界没有那么干净,没有那么漂亮,没有那么光滑。

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认知结构重新的调整。

三、我的互联网房子

我觉得理解互联网对人的改变,对人的重新塑造就这一张图,大致能够把我过去思考的事归纳进来。

用“房子”这个比喻有两个含义:

第一个含义

房子是人类从人模狗样变成的一个非常具有具象性的行政物。

是定居的产物,是我们这个文明比较熟悉的玩意。

第二个含义:

理解这个房子是有顺序的,地基、廊柱、屋顶……,一步步来

这里面有四个关键词:

史观的问题

互联网改变了人的史观,史观是一切价值观、世界观的基础。

史观就是那伟大的三个问题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就是来龙去脉,说明生命的走向。

互联网的史观,要从两个方面来说。

第一方面,互联网的史观引发的是千年剧变,这是大尺度

第二方面,了解新史观、旧史观的比较。

定居状态的本质是什么?是驯化,是人这个物种对其他物种的驯化。人只有驯化了其他物种之后,他才有了定居的需要。

心智结构决定认知结构,心智结构是潜在结构,认知结构是一个显性结构。

对于人的心智结构、天性,我叫人类历史上的几次觉醒。我个人认为人类历史上的觉醒有三次,现在我们正在面临第三次人类心智的大觉醒。

第一次大觉醒,突然人张嘴说话了。

俩猴子聊天儿,最后发现咱俩在说话,他们突然意识到,当然这个我们找不到一个确定的时点,但是终有那么一天很模糊的,万年猴子们到处摘果子,到处吃,到处反演生息,跟猪狗牛羊没有区别,慢慢慢慢地说话了。

这个中间过程没法研究,总之它说话了,所以我叫第一次觉醒,开始言语了。

第二次大觉醒,写字、定居。突然有房子住了,很开心。

第三次大觉醒,“2018”。

我一直推荐大家看赫拉利的《人类简史》,坦率我不推荐大家看他的《未来简史》,这是需要批判的一本书而不是需要赞赏的,但是《人类简史》很好。

《人类简史》讲人的定居,我觉得主要讲的是第二次觉醒。

人类在定居之前,11500年前,人类已经存在了300万年。300万年之间人类的生存状态是什么?两个:采摘狩猎、四海为家,到处迁徙、居无定所。

300万年人类就干两件无聊的事情,摘果子、打兔子。

这时候人类完成了进化史上的几个标志性事件,比如200万年前人会直立行走,800万年前会用火了,学会穿衣服的时候是50万年前,人类逐渐学会很多东西都是用长达几十万年、上百万年实现的。

人类的脑容量从300万年的一斤重,发展到现在的三斤重,这都不是白给的。如果用上帝视角来看的话,这是非常奇妙的事情。

今天人类文明的心智结构,定居文明的心智结构,跟摘果子打兔子的心智结构一定不同,我管这个事情叫“觉醒”。

觉醒发生在什么地方?

300万年的过程中,摘果子打兔子的人,只有一个动作,就是找,哪儿有去哪儿。

定居之后人类当然也得找,不是不找了,变成了另外一个字,“等”。

闭目沉思5秒钟,从“找”到“等”心智变化大吗?大啊。以前是以找为纲,找到哪儿算哪儿。现在等是什么?坐地等。

那么等就意味着他必须有耐心等,有些物种是有耐心等的,比如蜘蛛,它到今天还在等,就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生物,物种的基因就是这样。

人刚开始不是这样的,人是找的生物,最后过渡成的生物,这个变化非常之大。

等就意味着他必须培养他新的耐心、忍耐、等待。在这种忍耐、等待的过程中,会由于定居文明,就是播种。

不想哪有果子我就吃哪,吃秃了就走啊。他们只知道立马走,但是今天种地之后就犹豫了。

咱走吧,又想不行,等等,万一长出来了呢?

第一件事情就是由于驯化其他物种,导致人们被绑在土地上,绑在自我的期待中。

我们也不说人有多么浪漫,等的过程中人看到最多的是什么?其实是无情的自然现象。山崩地裂、洪水滔天,一个雷就把那个猴子干掉了,目瞪口呆。

我们小心翼翼的等,因为等的过程中要应对各种各样的变化。怎么办呢?人在等的过程中突然发现,比自己牛的人,那个玩意出现的频度比过去要多多了。

过去是“找”的状态。

人在找的过程中,自我很强,就是小喽啰我也能掌握我小喽啰的命运。但是等呢?求助于其他人,求助于神灵。所以我觉得,定居文明是神灵崇拜的开端。

人类处于“找”的过程中是一个空间概念,或者叫空间压倒时间的概念。

找,只要方位拿捏准,这大致是靠谱的,方位的重要性是大于时间的重要性的。可是等不一样,时间很重要、机缘很重要。

定居文明之后越来越偏爱预测,越来越偏爱确定性、定数。

因为一半的定数是仰仗神灵保有,一半定数仰仗自己脑袋聪明,可以谋划得当。也就说明定居之后人类生存的天空是降维状态,定居之后人生活在一个降维的状态,直到今天。

今天互联网的人面临的使命是升维,升到哪里去?不是升到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未来新世纪。

麻省理工学院、硅谷的评论看一半就够了只相信一半,那肯定不是未来。

定居之后降维了,这是第二次觉醒。

过去物种都是独来独往的话,这是不可能的。生态一定是连接的生态,人类第一次连接发生在打招呼。

第一次觉醒跟什么有关系呢?跟声音有关,一定是声音跟肢体。而且第一次打招呼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online是在线的,并且是万物互联的。

人之所以异于动物,就是他有了对他者的兴趣,突然有了对第三者的兴趣,这是人跟其他动物的区别。所以第一次觉醒是人类远古之前,对万物互联的一种残存记忆。

为什么我说麻省理工学院、硅谷的评论看一半就够了?

因为他们在跟我们说了一大堆之后我们就万物互联了,你心里就知道了,我们早就万物互联了,远古时代就是。

生命和生命定居之前本来就是万物互联的,因为我们物种连结在一起,这是不需要思想观念,不需要老师、父母告诉的,它天然如此。

其实我们是有这个东西的,只不过被挤压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

先定居会写字,然后再是会说话,所以“2018”就呼之欲出了。我在十多年前讲互联网是用这个词——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返祖隐喻

我们今天的文明就是万年文明的长相,我们今天再人模狗样也是万年以来的状态。说白了人的知识总量发生了变化,知识含量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我们偏爱确定性、相信确定性,有固定路径依赖。确定性会导致我们对目标的偏执,对虚幻的偏执

返祖隐喻要重新思考游牧农耕时代之前的状态,或者重新思考游牧、农耕变异的那几千年间到底发生了心智结构的什么变化?

“拥抱”不确定性,而且拥抱还带着引号。引号是什么意思?(没戏)。不确定性是拥抱不着的,拥抱变化。

可是我们一拥抱变化的时候,就会变成驾驭变化,我们特别想把变化凿实。

拥抱不确定性,其实是接纳、鉴赏,学会鉴赏多重可能世界。

有本事在不同的可能世界之间穿行,这才是高手。他的生产方式就是…边…”,边生产边消费。

第二个,拥抱不确定性,是我们互联网“房子”的支柱。

不确定性的本质是多重可能性,或者保持各种可能性不要坍塌。必然世界只是多种可能性的一重,而多种可能性的坍塌就是把不确定性削成了确定性。

不确定性的魅力在哪里呢?

不确定性是一个巨大的土壤是滋生各种东西的,就是保持物种的多样性,保持各种社会关系的多样性。

天空。不确定性要让每种可能性有它自由生长的可能,是非、对错、善恶、美丑这些判断不要说过早的下结论,不要过早的伦理判断,这往往等价于园艺里面的剪枝。

我们说拥抱不确定性,是不是这个世界就那么好呢?不是的。这就是我给房子画的第二个分支,叫悖谬丛生

三千年来的文明是确定性文明,它们总是要给大家创造一种信心满满,高度确定的秩序,要给我们画一个未来,哪怕这个未来在我们有生之年达不到。

宗教上也会告诉我们有一个末日世界,有一个来世,有一个天上人间。不管是哪一种宗教,都是在过去的轴心文明之中逐渐诞生的一种文化现象。

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当代的人都有这么一种渴望,这种渴望是什么?

一定要活成个人样。

为什么会这样?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共识。

三千年的文明共识机制就是吵架+打架

达成共识的意思,就是我们总以为我喜欢的别人也喜欢。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望啊。

可是这个美好的愿望一旦往下稍微再过一点,它就会带来无穷的烦恼。

吵架最后是打架,不停的吵,不停的打,目的是一个纯朴的信念,就是咱俩共识、认同吧。但是共识和认同背后都是基于这样的东西,都是基于同意。

什么同意?对提案的同意,这个提案就是口味,这个蘑菇都应该好吃。

我说这个蘑菇好吃,好吃吗?有几个说不好吃的,马上会挨揍,揍到认为好吃为止,共识首先是体验。

第二是概念上的,都不用大家看,说蘑菇好吃,大家就开始背诵“蘑菇好吃”,指鹿为马。同意背后实际上隐藏着复杂的近现代逻辑。

悖谬丛生的世界是什么?不要以为互联网来了这个世界有共识了,都心往一处想了。

未来的互联网状态,只能说每个人的个性化、多样性允许你存在,不会把你灭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但是我不同意你,这才真正有可能看到。

这就是我前面讲的鸡同鸭讲,我们在文明社会里讲鸡同鸭讲不是骂人就是讽刺,就是这个人不可理喻。

最后我们会发现,鸡同鸭讲的潜台词是期待鸡同鸡讲,鸭同鸭讲,期待同好相求,这实际上是一种社会倒退的现象,而不是社会进步的现象。

因为只要我们承认这个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是由不同的物种构成的,我们就必须容忍不同的物种对这个世界有不同的态度。

在这种前提下,其实鸡同鸭讲才是常态,鸡同鸭讲而不至于打架,这才是值得追求的目标,而不是追求把所有的物种都变成鸡就不打架了,因为我们假设鸡和鸡之间不打架。

就算我们没有共识,我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就算达成共识那一天还遥遥无期,我们能不能活得有滋有味?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思考

由于有了虚拟空间,有了虚拟生命,未来的肉身将会对应着多个化身。

今天我们有多个账号你就很习惯了,未来的孩子们有多个数字化身,家长们要尽早习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真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未来孩子们的挑战,就是三十岁就得知天命,而不是孔夫子说的五十知天命,这时候就晚了。

五十知天命给的是穿行人生,三十而立买房子买地,四十不惑谁都蒙不了我,七十优哉游哉,牙没了。从心所欲不逾矩,不是不逾矩,是没有能力逾矩了,这是很悲摧的。

所以我说三十而知天命,我们将展开一个平行、平行的世界。每个人生都很有骨感、肉感、情感,这时候精神分裂症的春天到来了

荷兰一个作家Jos De mul的一句话,他也写了一本书《精神分裂症的春天必须要到来》,就是要对精神分裂症重新解释,否则未来的日子没法过。

这种情况下,最后我们盖个屋顶,就是意义互联网

换句话说,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中,最痛苦、最纠结的就是意义。“意义”本身是个哲学问题,同时是个人生实践的问题。

哲学看上去是一门无用的学问,另一个角度说它是万金油的学问,但是只有真正的哲学是充满生命关怀的。在这种情况下,人生最重要的问题是关于意义的问题。

意义是什么东西呢?

第一是存在感,我突然觉得我在,我突然觉得我还活着

这是意义基本的层面,我们要印证自己每天还活着。

第二,我还能这么活,这是自主权、自由意志。

突然觉得挪一下黑板擦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我是有自由意志的,如果说存在感第一种还有些被动,第二种就是我的命操在我自己手里。

过去意义在哪里呢?在于父母之命,就是“我爸说,我妈说”。

过去可以说12岁以前意义是父母给的,现在是4岁以前。

首先意义是别人赋予我们的,而这个“别人”有父母、同学、师友、学校、公司、医院、部队。

意义有一个来源,这个来源是外在的,这时候意义就突然具有了两种特性。

第一我们假设意义是先生产后消费

意义是先生产再消费的,这样才有各种所谓圣人、贤哲存在的理由,才有各种圣贤书,才有各种经文存在的价值。意义是先生产后消费,这是现代人知识传承的一个重要粉饰。

第二个更要命,我们相信“有”。

我们面对一个事情要做决定的时候,其实依据的是残缺不全的状态,更重要的是它带来两个心理隐喻。

第一个隐喻,我们以为全=,所以我们追求这个。我们以为把信息都占有全了之后,能促使我们做一个好一点的决定,所以我们不停的占有信息,以为全就可以带来好的结论。

第二个隐喻,“以为全= 好”会有一个求全的状态,补齐那些残缺的信息。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意义生产方式发生了重大改变。现在的人在残缺不全的信息状态下做对话、决断、决策,我们已经越来越多的适应这个环境了。

对于人而言,做快闪式的决策是很为难的。

人最重要的功能是什么?是“玩”,而不是做决断,不是对话,也不是做学问,这些统统都不是人擅长干的事情。我们现在干的都是人不擅长干的事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意义这件事情会变得意味深长。

我们过去以为我们在追寻人的意义,其实是追寻人被机器绑架的那些意义,确定性的意义。

而真正这个意义被我们斩断了,我们过去追求的这些意义都想手拿把攥的,非常切实的想把这些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可能,用更多的办法让它可能,费了很大的力气。

回头是岸,人真正的意义在“玩”这边,而不是在那边,这就给出了一个豁然开朗的解释:

先生产后消费,意义必须产生共识,意义必须预先生产、预制。

如果我们放弃了对这些事情的执着,我们可能就很轻松的进入了这种状态,意义永远不可能先入为主的在我们脑子里,意义永远是碰撞之后的体验,所以我们叫共意涌现

意义永远是生命的本真状态,是涌现状态,而涌现恰恰体现了我们刚才说的那种不确定性,所以意义永远是冒出来,快感永远是冒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临的复杂世界我提四个问题:

我们需要充分的领会新物种。未来人和机器合体会变成常态,不管怎么样赛博格是常态。

我们现在面临着第三次认知觉醒第三次认知觉醒不是说谁宣布一下我们就跨过去了,一定是通过代际转移

代际转移说的是很好听的话,说不好听的话是我们这代人都Over了,我们下一代的下一代他们顺利的进入到了新的认知结构。

不确定性成为常态,或者是多重可能世界,多重人格,多个主体。

意义问题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过去意义的生产方式,假设意义的方式统统都发生了变化。

最后我要讲一句话:玩,就是一切!

要排毒、清零、善待自己、学会玩儿。

今天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办方介绍——

网络智酷 | “让天下思想者连接起来”,“让思想流动起来”,“让思想独立行走”

成立于2014年,是一个集互联网前沿思想,技术和未来研究的开放性社群组织,经过近四年的发展,形成了以智酷沙龙、苇草对话、化石系列互联网思想课程为主的课程体系,在泛互联网思想领域中,立足全球视野,总结中国经验和智慧,提炼中国主张。

互联网世界为什么需要儒家?

拥抱趋势,持续学习

才是投资未来的唯一利器

笔记侠倾力推荐,仅需199

25节课,52个核心概念,23个经编知识模块

火币网COO朱嘉伟手把手教你

从0到1,全面学习区块链!

↓↓↓

理财并非可有可无,而是一种生存技能

专访包括巴菲特、《原则》作者瑞·达利欧在内的

50位投资大佬,揭开他们的资产配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新闻来源


CryptoCurrencyCNYChange 1hChange 24hChange 7d
Bitcoin66,635 0.08 % 0.00 % 3.91 %
Ethereum2,586.1 0.11 % 0.02 % 1.47 %
Tether6.550 0.05 % 0.43 % 0.10 %
XRP1.600 0.22 % 2.71 % 5.36 %
Bitcoin Cash1,876.9 0.13 % 1.58 % 5.94 %
Cardano1.070 0.22 % 6.14 % 49.02 %
Bitcoin SV1,107.2 0.00 % 0.24 % 2.24 %
ChainLink26.44 0.49 % 4.25 % 1.76 %
Litecoin293.70 0.25 % 1.21 % 5.87 %
Binance Coin177.97 0.27 % 1.09 % 15.30 %
Crypto.com Coin0.9743 0.11 % 2.88 % 10.99 %
EOS18.22 1.01 % 1.60 % 3.68 %
Tezos9.690 0.23 % 5.03 % 13.04 %
Stellar0.4399 0.69 % 0.64 % 32.74 %
OKB33.09 1.35 % 2.77 % 12.02 %
Monero461.20 0.03 % 1.56 % 3.38 %
LEO Token6.660 0.15 % 0.02 % 2.29 %
TRON0.06329 0.58 % 33.65 % 49.05 %
USD Coin6.980 0.12 % 0.13 % 0.20 %
VeChain0.03858 0.06 % 5.78 % 20.27 %
Huobi Token32.66 0.64 % 1.61 % 1.25 %
NEO84.75 0.08 % 3.33 % 9.60 %
IOTA1.240 0.08 % 4.03 % 7.41 %
Cosmos29.95 0.19 % 1.43 % 7.50 %
Ethereum Classic38.85 0.12 % 1.75 % 3.58 %
Dash805.40 0.20 % 1.77 % 9.06 %
Zcash551.82 0.36 % 0.62 % 2.85 %
cDAI0.1386 0.00 % 0.25 % 0.05 %
Compound884.60 1.31 % 12.39 % 26.71 %
Maker3,794.6 0.66 % 2.99 % 10.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