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区块狂:“对韭当割”,人生几何?_凤凰资讯

新闻来源    2018年05月04日 00:05

原标题:我为区块狂:“对韭当割”,人生几何?

万鸣宇/ 文

王莹莹/ 编辑

进入2018年,人们对区块链的热情,忽然间达到一个空前高度。接连跳出来的各种“三点钟区块链群”,像是一剂剂“春药”,弥散在空气中。在2018年的春天,扰动得人们无法入眠。




朋友圈莫名地弥漫着一股焦虑:我没有加入三点钟社群,会不会错过区块链?N个区块链让人一夜暴富的版本,充斥在各大媒体、朋友圈、公司茶水间、咖啡馆以及一到周末就会“撞车”举办的区块链大会里。

区块链到底是什么?没几个人能说清楚。

区块链去中心化、去信任、开放性、自治性、信息不可篡改、匿名性的特征听起来让人云里雾里?甚至不知道“白皮书”是什么?

没关系,“我反正就是来赚钱的,空聊技术真没啥意思。”这句币圈名人“宝二爷”的肺腑之言,或许道出很多人隐藏在内心的小心思。关注区块链的人,20%的人是为了改变世界,60%的人是为了区块链技术本身,但100%的人是为了金钱。

01

“币圈延安”车库咖啡

区块链公号“每日币读”设计的币圈大佬扑克牌

“宝二爷”原名郭宏才,称得上币圈暴发户的典型。

2013年郭宏才开始接触币圈,在江湖中还没有获得“宝二爷”的称号。当年年底,本刊记者采访他时,他还是卖平遥牛肉的“二宝”,租住在北京回龙观的朋友家,每天挤八站地铁,去到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车库咖啡店。彼时,还没称自己是“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正在车库咖啡传授比特币知识,清华“极客”田甲带来了一台“每天能挖3.5个比特币”的矿机。

“币圈一姐”何一、火币网创始人李林、金色财经杜均,这些如今叱咤区块链行业的风云人物,也都是车库常客。车库创始人苏菂甚至允许客人使用比特币埋单。这里被誉为“币圈延安”。那时,币圈还是个带有“极客”色彩的小圈子。

在车库币圈人的耳濡目染下,郭宏才购买了第一枚比特币。之后五年,他的身份由比特币爱好者,变成比特币矿工、比特币布道者、区块链项目投资人。

最大的变化还是郭宏才的住所。他在北京回龙观租住的小单间,已经摇身变成美国加州洛斯加托斯小镇的豪宅,占地120亩,有山,有带泳池、花园的后院,还有一幢三层的塔楼别墅。

人到美国后,郭宏才还给自己起了一个英文名Chandler,音译钱德勒,意思是“得了钱就乐了”。房钱是他在美国度假时赚的,七八个ICO项目那会儿主动找上门来,谈成五六个,他收了五百万,“还是美金”。

如今,要想再采访宝二爷已经没那么容易,他坚持要把采访的问题压缩成10个,并以小视频的形式逐个回复。

郭宏才的小视频陆续发了过来。在视频中,他光头圆脸,戴一副银边细框眼镜。那里上午十点,艳阳高照。他裹着浴袍,睡眼惺忪,展示自家豪宅内一处洗手间,“比我在国内房子的客厅还大”。

虽然在美国混得风声水起,但郭宏才并不受“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待见。这个三点钟“创始群”可谓是各种三点钟群的“母细胞”,由它裂变出大大小小的群:“三点钟上海区块链”、“三点钟硅谷区块链”……各类名目,数量超过2万个。

今年2月11日,曾在360负责游戏业务的玉红与朋友一边喝酒,一边讨论区块链。聊至凌晨,意犹未尽,索性组个微信群继续。他在朋友圈发布入群二维码,群名是“三点钟无眠区块链”。

不到三小时,五百人的社群满员。从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徐小平,到区块链创业者帅初、徐明星、李林,甚至与区块链毫无关系的娱乐明星们赵薇、周星驰、高晓松也纷纷入伙,群成员身价的总和超过万亿。

佟丽娅一进群,便附上8000块大红包,顺带介绍自己是区块链的初学者。仅春节七天,群内发放红包的总和就破了百万。因为不活跃,据说演员韩庚都被踢了。

郭宏才被“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踢出去两次,并不是因为他不活跃,而是因为他兜售炒币和ICO。

“我反正就是来赚钱的,空聊技术真没啥意思。”

“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就是炒币。”

发出这些文字后,郭宏才就被踢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

人们可以在这个群里聊区块链技术、产业,聊对区块链的信仰。一位群成员告诉记者:“有些讨论甚至超出区块链,达到神学、哲学的范畴。”但群内严禁讨论炒币、ICO,规矩是玉红、薛蛮子、陈伟星等人一同定下的。

郭宏才犯了忌讳,“因为我说了实话……我说他们在那里吹牛,他们说区块链技术多好多好,就是不提钱啊,一直不说赚钱。”

02

“豪宅该我住,劳斯莱斯该我开”

区块链公号“每日币读”设计的币圈大佬扑克牌

郭宏才的追求就是赚钱,他的财富多半是炒币得来的。

入了币圈后,2014年,郭宏才在内蒙古建成据说是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自己开采比特币。他有辆国产长城牌加长车,手动挡,车内自带酒吧。这年,他开着加长车,载着全家老小八口人,在全国23个城市开展一场名为“比特币中国行”的巡回演讲。演讲在2015年开到美国,成为“比特币美国行”。他热衷向他人“布道”,反复讲比特币的价值。

2017年初,郭宏才开始参与ICO。ICO是区块链系统内一种新型融资模式,和IPO类似,都是募集资金的一种方式。郭宏才成立自己的投资基金,四处帮人站台,三个月做了30多个项目,项目总市值超过4个亿。如今,他不直接投资这些区块链项目,而是收取1%的Token作为顾问费。“顾问也不干别的事,你就拿我的照片去挂一下站台就行了。”

这一年,比特币迎来新一轮暴涨。郭宏才记得,“中国行”每走一站就涨几千块钱。到了12月,币价一度突破20000美元。有位区块链投资人本刊:“那个月,北京一家法拉利店的豪车都卖光了。”而他所在的一个区块链群,那段时间,天天都会出现“恭喜XXX喜提法拉利”的贺词。

身在美国的郭宏才拥有三辆劳斯莱斯,包括自称“整个美国西海岸仅此一辆”的限量版。2016年,他到了美国后,曾花100个比特币买了一辆二手的劳斯莱斯,比较旧了,当时币价是300美元一个。现在每次开这个车在路上走,郭都觉得自己很傻,“没拿住,等到比特币100万美元一个,这个车就是1亿美元,很恐怖。”

他从不掩饰暴发户气质,甚至刻意塑造这种形象。他说,“豪宅该我住,劳斯莱斯该我开。这是我自己扛过来的。现在我应该犒劳下自己。”

郭宏才乐于讲述他“草根逆袭”的故事。

高考第一志愿填报清华,只考了300分落榜;2005年,他还是进了清华,只不过是在校园做小本生意,先是贩卖盗版光碟,之后兜售网络电话;再后来,回到老家山西,开了个网店卖牛肉,成为平遥一家牛肉公司销售部负责人。投资比特币的前两年,郭宏才并不富裕。在各地举办“中国行”巡回演讲,为了省钱,他经常同李林、赵东等如今的“币圈大佬”挤一个标间。

在美国加州的暖阳下,身处洛斯加托斯小镇的豪宅,郭宏才向本刊回忆这些不算成功的往事,感慨“的确是换了人生”。

在这个圈子,郭宏才的暴富并非孤例。各种神话版本越传越神:一位90后通过炒币实现财富自由,带着女友环游世界,已经去了20多个国家,如今人在印度;一名保安平时中控室坐班,整日泡在与区块链相关的论坛里,他看中一个自认优质的区块链项目倾其所有买入,2017年,这笔投资涨幅千倍,他一跃坐拥过亿资产……

在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内,也有不少曾经的“屌丝”因为数字货币迅速积累财富,进而成为大企业家、上市公司股东、投资人的座上宾。

03

“这个能涨吗?”

郭宏才豪宅车库里停放的银白色劳斯莱斯成了豪宅的景点,供人合照留念,这辆车花费了他100个比特币(郭宏才图)

看着郭宏才这些暴富样本,以及90后们的造富神话,眼红者比比皆是,他们想法设法,试图钻进这个圈子。核心的“三点钟群”进不去?那就想其他办法。

一位烧烤店老板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改造自己的烧烤店。他还没有具体方向,就频繁地参加区块链沙龙。在这里,他与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人、创业者互换名片,结交人脉。

“如果不是比特币,我这种‘屌丝’逆袭不了,我要感谢比特币。”郭宏才说。

2017年9月,郭宏才新一轮“中国行”在广东中山启动。他平均三四天走一座城市。某次讲座,他略带调侃地说起“币圈”一则暴富故事。男子卖掉价值200万的婚房,将钱全部投资在某个区块链项目的ICO上,未婚妻跟他闹分手。男子心情不好,跑出去跟人打架,被抓进警察局。等从局子里出来,人直接进了精神病院。怎么了?他此前投资的项目涨了50倍,两百万变成一个亿。整个人疯了。

郭宏才又在现场做调查,举着话筒问台下,“多少人是没工作的?”

哗,一圈人举手,数字符合他的预期。“嗯。打工赚不了钱,都在做投资。”2017年8月,他发起“币圈黄埔军校”,一个旨在评选优秀ICO项目的草根创业平台。举办讲座,“来的好多人也都没工作”,其中百分之二十还可能搞过期货、传销、资金盘等。这让郭宏才感到后怕。

正如李笑来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所言,多数人不懂比特币,只是把它当作一种投机的品类。

不过,这个圈子也并非全都是好消息,就像股市永远不会是牛市,永远都有一茬韭菜一样。2013年底,比特币有过一次牛市。那时,区块链投资人BMAN刚刚接触数字货币。他加了十几个比特币同好QQ群,群成员三四线城市者居多。币价从4000元人民币涨到8000多元,大伙儿群情激昂,天天讨论何时买入,何时抛售。他们甚至组织了线下聚会,喝酒撸串。

好景不长,牛市在2014年初转熊,币价跌至900多元。多数人都在亏损,感觉就像是“钝刀割肉”。眼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贬值,BMAN有位朋友患上抑郁症,整夜睡不着。最终,他决定抛出所有比特币,说“再不想踏入这个行业”。

在BMAN印象中,那次暴跌期间,甚至出现有人跳楼自杀的新闻。他所在的QQ群也逐渐冷清,起初活跃的人先是不再发言。过了些时日,他们才又兴奋地聊起股票、石油、期货。

如今,几十倍、上百倍的回报,再次令一大批投机者对区块链、数字货币趋之若鹜。只不过,这一次QQ群变成微信群,BMAN再一次被拉进“三点钟”的创始群。

2017年,BMAN创立大都会资本,转型成为区块链投资人。此前,他也是一名创业者,与“李叫兽”李靖共同经营受教科技。这家主打创意营销与企业咨询服务的公司,2016年12月被百度用近1亿的价格收购。这笔钱成为BMAN投身区块链行业的第一桶金。在成功投资了当下几个炙手可热的区块链项目,他在业内的声量见长。

时常有人找BMAN咨询区块链投资问题。较为尴尬的一次发生在餐厅。BMAN和朋友吃饭,席间聊到区块链。点餐的服务员是个看上去20出头的姑娘。下单时,她顺口说起自己最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是朋友强烈推荐的,“这个能涨吗?”

那是BMAN从未听说的项目。从对方描述的信息判断,“应该是搞传销的”,BMAN不知如何回答,草草敷衍过去。

一位区块链创业者向本刊说起他今年春节的返乡见闻。他的家乡属于四线城市。当地打着电商平台和区块链旗号的传销盘、资金盘大大小小十几家。有的几个月就倒闭,留下的窟窿少则几千万,多则数亿。他身边的朋友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跟着买。

“就是拉人头,是金融传销。最开始进去的人可能赚钱,但后面进来的都是血本无归。他们不理解区块链技术,就觉得能赚钱,就去买。”这位创业者略显无奈,“去劝,也劝不住。他们清楚风险,有种类似炒币的侥幸心理,总觉得自己不会是被套牢的那个。”

04

徐老师一张截图,传至千群万圈

真正的区块链技术是什么?郭宏才无法给出答案,那些据说靠区块链改变命运的保安、90后们也不知道。它包括密码学,数学、经济学、网络科学等多个技术,以特定方式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记录与存储体系。这一体系具有安全性、透明性以及不可篡改性等特征,而比特币是目前区块链技术最成熟的应用案例。

4月初,一场主题为“区块链安全与隐私”的研讨会在清华大学举行,包括火币网CTO程显峰在内,演讲嘉宾共四位。起初,可容纳近百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后来者只能站在后排,抱臂听讲。

这是一场纯粹的区块链技术讨论活动,嘉宾提到具体的项目时都小心翼翼。这里没有投资商机,等到第三位嘉宾结束分享,观众却走了近三分之一,后排又有人想离场。

“走不走?”他询问身旁的同伴。

“怎么了?”对方纳闷。

“听不懂。”

语毕,他果断抓起书包,一溜小跑,离开了报告厅。

事实上,很多人对区块链的了解都来自“三点钟”创始群。春节期间,群里每天都有区块链行业专家做主题分享。精彩语录会在第一时间流出,成为相关自媒体的头条推送。

那些由创始群分裂的子群们,其入群福利就是一份《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实录全整理》,十来个文档,作为初学者的区块链指南。

晦涩难懂的区块链并不影响人们对它疯狂“求爱”。知名投资人的振臂一呼,更是让圈内圈外的人热血沸腾。

今年1月,一张关于真格基金徐小平在所投企业CEO群发表的言论截图火了。徐说:“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使用诸如“颠覆传统”“巨大冲击”的词汇,呼吁“全体高管和员工,学习如何拥抱这场革命……不要迟疑”,并小心叮嘱“上述信息,不要外传”。

消息却不胫而走。

徐小平不惜公开悬赏,以一枚比特币作为奖励,寻找“泄密者”。当时,一枚比特币价值近10万。地图无忧CEO王天宝最终承认自己是“那个叛徒”。他将截图转发给自己公司的核心成员,初衷是希望大家一起关注,没想到有同事会转发给其他朋友。

截图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地扩散开来。给赞CEO邓皆斌翻朋友圈,发现“徐老师的这段话,被迅速传到各个角落”。

“真格基金旗下项目很多。对这些项目来说,他们意识到区块链可以带来红利,带来用户和业务增长的机会。”BMAN对本刊说,这也是徐小平发出号召的原因。BMAN掏出手机,在相册里翻出某次饭局结束后拍的一张照片。照片里,BMAN坐在靠中间的位置,身旁是来自真格、红杉、经纬等顶尖资本的VC(风险投资)从业者。这次饭局,他们交谈的内容多半与区块链有关。

传统VC,资本方从参与项目、投入资金,项目经历天使轮、A、B、C轮,走到上市阶段;VC从中获取收益回报并退出,这一周期可能长达七年。在时下的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市场上,获得同等回报的周期或许只需几个月。ICO出现后,传统融资渠道、方式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以后项目方融资不再找VC怎么办?”

“我们已经投资的项目,可以怎样搭上区块链的便车?”

“现在有哪些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

那次饭局上,问题接二连三。BMAN察觉到在这群VC间弥散的一种担忧——“害怕被区块链浪潮冲洗下去”。从去年11月开始,BMAN平均每天与一两个人约见,都是跟他聊区块链的。除了VC,还有区块链媒体人、区块链创业者等。

随着大量传统的金融从业者进入,区块链投资的战场也变得越来越机构化。三点钟群成员寒江雪是一家区块链评级机构的创始人,他在一次网络直播中聊到这个话题。他说:去年,申请他微信好友的人多半是散户。这些可能看过他博文的读者,会写“您好,我是您的粉丝”之类,现在,申请者的自我介绍多半是“XXX基金”、“XXX资本”、“XXX机构”。

为了免遭淘汰,主动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接受本刊采访时,从事资产管理行业的范春华提及一位朋友,对方从传统VC成功转型为区块链投资人。其他VC都忙着看O2O(电子商务)项目时,他的朋友却对网络安全公司十分上心。

范春华后来才明白,朋友当时是在“假公济私”。他是通过与安全公司的创业者交流,去理解最前沿的密码学知识,进而去了解区块链。

创立“三点钟”群时,玉红才接触区块链没多久。他整个人处在一种很茫然的状态,不知该如何进入这个行业。他因此建群,初衷是主动与懂行者沟通。

今年农历正月初三,薛蛮子是群内的主讲人。交流时,薛蛮子说到:“才一天,‘三点钟’就变成第一区块链社区。成千上万人如醉如痴,每天干到夜里三点。为什么呢?因为他抓住了一个刚需,一个高频痛点。一瞬间,人们几乎本能地拥抱了区块链。”

痛点就是人们不愿错失区块链致富的商机,却又不知如何进入。

时下,以“区块链”为主题的沙龙、讲座、培训都异常火热。业内稍有名气的专家、投资人、创业者开课,报名费都能定到上千、甚至过万块。相比纯粹的区块链技术话题,涉及区块链行业投资的内容更受欢迎。

05

9·4禁令,请用方言朗读一下

想要获得比特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去比特币交易平台购买,另一种就是当“矿主”,利用比特币矿机“挖矿” (@视觉中国图)

4月20日,BMAN也应邀去清华大学经管院做沙龙分享。一个小范围的活动,参与名额限制在30人,主题是“区块链的模型”,其中涉及区块链的行业应用模型。他会花大篇幅解释的“哪些行业可能被区块链改造”。

适用区块链技术的行业至少需要具备三个特征——标准化程度高、自动化需求大、资质证明要求多,如制造业、供应链管理行业。自2017年以来,BMAN看过的区块链项目超过200个,他一听就知道哪些项目不靠谱。

有个项目叫“基督链”,项目方计划使用区块链技术记录人们阅读圣经的时间,并发放基督币作为奖励。“这就是个打卡的功能,很多App都可以完成,没必要使用区块链技术。”BMAN解释。

还有一个项目叫牛肉链,宣称要做“牛肉+区块链”,要把所有的牛肉都放在区块链上,告诉人这个牛肉从哪里来,质量如何?“我觉得完全在扯淡,区块链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能数据化,必须有充足的数据,而且数据是标准化、行业化的。”BMAN告诉记者。

金融业是目前公认的区块链技术最容易落地的行业。但在政策层面,因为涉及到很多监管政策,比如合规合法的界限、如何避免反洗钱等,区块链的金融应用落地却是难上加难。

2017年8月底的一天,一场关于“如何合理监管区块链金融”的研讨会正在进行。包括投资人、律师、区块链技术专家在内,十多人围坐在会议室内。会议争论的焦点放在了对ICO的定位问题。

“我们的政策该如何区分当下的ICO项目,又该对其进行怎样的监管?在可操作性上的争议也比较大。”朱佩江向本刊回忆。

这次会议是由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发起,朱佩江是该联盟的秘书长。联盟成立于2016年初,是在中关村管委会指导下,由清华、北大、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微软等70多位成员共同组建的区块链行业交流平台。

会议结束不久,2017年9月4号,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报告,给ICO做出定性。

“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报告发出的那个下午,郭宏才正在举办一场讲座。得知消息后,他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找到全文,一字一句,边读边向在场者解释政策含义。三天后,他的“中国行”巡回演讲在中山市启动,他因势制宜地演讲名称由“比特币中国行”改为“ICO普法中国行”。前两站,他甚至将报告打印出来,挑选现场观众上台,用各自方言,大声朗读。

06

一起走到2020年?

如今,身在美国的郭宏才不再搞巡回演讲了。尽管过上“大佬”的生活,但他还不太适应。最近,他才入住新购置的豪宅,此前居无定所,“每个星期换一个Airbnb”。他给豪宅取名为“韭菜庄园”,还在花园特意开辟一方菜地,种上了韭菜。在这里,韭菜特指币圈的散户。

韭菜庄园隔三差五就有聚会,郭宏才在这里宴请币圈世界各地的好友。他会带每一拨造访者参观这座豪宅,数十间客房里都是大床房,“以后币圈的兄弟们来就住这”。车库里停放的银白色劳斯莱斯成了豪宅的景点,供人合照留念,就是郭宏才2016年花100个比特币购置的那一辆,这也是他做过的最大一笔比特币套现交易。

对于未来的工作计划,郭宏才想做价值连接者。连接价值的目标,是以他的豪宅为据点,让世界各地的币圈人相互认识。不过,本刊记者咨询了多位对ICO有兴趣的硅谷风投人,均表示没有与郭宏才有过接触。看来,郭宏才的计划任重而道远。

BMAN也在做“连接价值”的尝试,并创立区块链club。去年12月28日,他在个人公号上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希望认识对区块链有见解,真正热爱这一行业的朋友。第二天,在飞往日本的航班上,他向公号读者汇报招聘进展,有超过三百位朋友留言,“远超过我的预期”。

最终,四十人入选,包括区块链技术专家、区块链创业者、区块链媒体人等。在BMAN的规划中,他希望群内成员能有足够的良性互动,比如区块链创业时资源上的互补;交流区块链问题时,知识的增长。

被拉入三点钟“创始群”后,BMAN又被拉入30多个带有“三点钟”名号的微信群。“三点钟群里最开始有一些国外的区块链研究者、创业者讨论,张首晟教授是一位物理学家,他会从物理学视角看待区块链本质。这些都很不错。”BMAN告诉本刊。

人们对三点钟创世群的关注,在著名投资人朱啸虎的一句怒怼中达到高潮。“不要拉我进各种3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大家晚节保重!”朱啸虎说。

很快,创始群发起人之一、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在群里隔空回怼朱啸虎,表示朱啸虎拼命鼓吹ofo等项目,然后让别的VC接盘,通过名人效应割普通VC和小股民的韭菜。

高潮过后,渐渐地,三点钟群慢慢地平静下来,不少明星也退群了。创新工厂创始人李开复更是明确表示,退出所有三点钟群。“现在群里很少有人聊了,但还是会有人在凌晨3点钟打卡,傅盛、黄晓明还在,黄晓明的头像是皮卡丘。”BMAN说。

不过,区块链的热度早已不再局限于线上。春节过后,BMAN组织了一场线下聚会。聚会晚上八点开始,在北京一处四合院,十个几个围坐在一起,有人从外地特意赶来。

会上,BMAN将困扰他很久的问题一一抛出。

“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会是什么?”

“区块链到底可以落地到哪些地方?”

“区块链公链、底层链的性能什么时候可以提升?解决的方案是什么?”……

那个夜晚,大伙儿讨论的兴致极高。“按照那种节奏,我感觉是要聊到三点钟。”BMAN说,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我希望区块链club是可以穿越牛熊市的群,不要像三点钟群那样。我们应该细水长流,不争朝夕,希望我们可以一起走到2020年,引来下一个区块链行业的牛市。”BMAN以这段话作为聚会的结束语。    

 


新闻来源


CryptoCurrencyCNYChange 1hChange 24hChange 7d
Bitcoin396,135 0.20 % 2.75 % 4.62 %
Ethereum15,605 0.36 % 1.92 % 14.98 %
Binance Coin2,482.8 1.13 % 0.54 % 38.02 %
XRP3.660 1.42 % 5.98 % 35.32 %
Tether6.520 0.22 % 0.08 % 0.18 %
Cardano3.980 3.88 % 15.93 % 76.95 %
Polkadot186.24 0.08 % 15.21 % 37.87 %
Dogecoin0.3855 0.10 % 0.27 % 15.08 %
Uniswap237.90 0.84 % 1.99 % 20.80 %
Litecoin1,815.7 0.16 % 2.94 % 22.98 %
Chainlink159.12 0.87 % 1.57 % 4.71 %
Bitcoin Cash5,870.4 0.96 % 11.10 % 40.06 %
Stellar2.230 1.15 % 3.49 % 16.31 %
Theta Network21.61 0.67 % 12.16 % 36.34 %
Filecoin1,246.1 0.77 % 9.19 % 43.15 %
USD Coin6.450 0.19 % 0.45 % 0.44 %
VeChain0.3343 0.42 % 4.52 % 46.37 %
TRON0.4254 0.04 % 0.43 % 3.05 %
Wrapped Bitcoin219,027 0.89 % 1.38 % 3.42 %
EOS25.56 1.23 % 9.79 % 32.38 %
Solana120.65 1.27 % 1.81 % 28.37 %
Bitcoin SV1,135.1 0.77 % 7.57 % 21.31 %
IOTA1.240 0.08 % 4.03 % 7.41 %
Klaytn18.60 7.28 % 4.40 % 11.35 %
Terra135.52 0.04 % 1.40 % 47.29 %
Crypto.com Coin1.460 0.20 % 4.39 % 9.05 %
Cosmos136.82 0.59 % 0.43 % 7.91 %
cETH217.50 1.65 % 2.51 % 21.47 %
Monero2,135.7 0.10 % 0.61 % 21.53 %
Binance USD6.530 0.70 % 0.21 % 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