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鹞:区块链真的有那么保险么?

新闻来源    2018年06月12日 07:06

误区一:难以篡改=不可篡改

长期以来,区块链上的数据被认为是不可篡改的,特别是对于比特币系统,被普遍认为其防护能力固若金汤。

然而,学术界早在2013年已经证实比特币网络也并不是完美的,存在不少“作弊”的策略。英格兰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引用了Deck and Wattenhofer(2013)的研究,检验了比特币网络上的信息传播时间,认为一个处于网络中相当中心的节点发起攻击确实不需要控制严格的绝大多数(51%)计算资源。

Eyal and Siser(2013)讨论了比特币网络中一个“自私”的节点故意地不及时广播验证成功了区块N,相反抓住向网络中其他节点广播的时间差,立即验证区块N+1而获得超过其拥有计算资源所对应的比例的收益(比特币),表明了即使一个远离网络中其他节点的“自私”节点,尽管其控制1/3的计算资源也能得到超过其所拥有的计算资源所对应的收益。




现实中的比特币黄金BTG于今年5月24日遭恶意攻击。一名矿工获得了比特币黄金网络至少51%的算力,临时控制了BTG区块链,在向交易所充值后迅速提币,再逆转区块,成功实施双花攻击。

据了解,攻击者可能从交易所窃取超过388200个BTG,价值高达1860万美元。可见,至少对于那些山寨币(altcoin)的区块链系统,只要经济激励足够,51%攻击并不只存在于理论上。

因此,我们并不能认为区块链系统在防篡改方面是“高枕无忧”的,信息安全的问题仍会存在,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如去中心、网络结构等)因金融资产上链导致的过度经济激励成为区块链的“阿克琉斯之踵”。

因此,难以篡改≠不可篡改

误区二:信任=信用

长期以来,有些“区块链大咖”套用《经济学人》杂志的那篇“区块链是去信任(trustless)的机器”文章,在各种场合不假思索的指出区块链能自动创造信用,继而区块链能完美解决金融领域里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云云。姑且不论广泛存在的信息不对称不能被某种技术方案所消除,仅就信任(trust)与信用(credit),那些所谓的“区块链大咖”既犯了常识性错误,也对什么是经济与金融层面的信任与信用存在理解障碍。

在语言常识上,《词源》说“信任”有三种含义,一是相信并加以任用;二是任随、听凭;三是相信而敢于托付。可见在生活与经济活动中,人们常用的“信任”是指“相信而敢于托付”,比如张三信任李四,是指张三认为李四值得相信并可以被托付于某事。“信用”有四层含义,一是以诚信使用人;二是相信和采用;三是以能履行跟某人约定的事情而取得信任;四是不需要提供物资保证,不立即支付现金,而凭信任所进行的,如信用贷款、信用交易等。可见“信用”是人类社会交往活动的重要行为规范,是内生于信用主体的。由此可见,在语言常识上“信任”并不等同于“信用”。

在经济层面上,“信任”与“信用”的区分更为明显。在市场交易中,“信任”与“信用”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并且有着不同的约束条件。首先,从交易时序看,以市场交易(market transaction)发生的那一时刻为分界点,“信任”是“向后看”(backward looking),即信任发生于交易的事前(ex ante),只有交易双方彼此信任,交易才能达成,契约(contract)才能生效,否则市场交易将被(中)终止。

“信用”则是向前看(forward looking),即信用是达成信任后被交易的事中、事后(ex post)所检验。当然,交易一方取得对方的信任后,通过隐藏信息欺骗交易对手也能够达成交易,即“不讲信用”。

其次,从交易主体看,对某一交易主体而言,对其信任总是来自于交易对手(counter-party)。而“信用”则是内生于(endogenous)交易主体自身,在交易中是否遵守信用既体现出自身的自觉性,还受到交易达成后外部因素的客观影响。

最后,从交易影响方式看,如前述,交易双方的信任态度直接决定交易能否达成,而交易各方过去交易历史的信用行为决定对方的信任态度,即是说交易主体使用贝叶斯推断(Bayesian inference)给出对方未来是否遵守信用的概率,进而决定当前是否交易,也就是说,交易主体的信用仅会影响未来交易的发生。

在金融层面上,将经济学对于“信任”与“信用”的抽象理解置于金融交易的具体场景下,“金融信用”更多是指金融交易主体在互相信任的前提下,交易双方各自履行金融契约、偿还债务的意愿与能力。

具体而言,“支付信用”是指付款人(债务人)履行对于收款人(债权人)的支付承诺,支付的唯一性、不可撤销性以及最终性是“支付信用”的具体要求,是各种金融信用的基石。“借贷信用”是债权人贷出货币,债务人按期偿还并支付一定利息的资金跨期安排(前述词源对于“信用”的第四个解释)。“

证券信用”是证券发行、交易与兑付过程中的资信评级、信息披露、券款对付(DVP)等广义的信用活动。最高层次的金融信用则是“货币信用”,是指由国家法律规定的,强制流通不以任何实物为基础的独立发挥货币职能的货币以及该货币的无限法偿。

可见,在经济学面的市场交易中的信任并不必然产生信用,只有当交易对手方能够从遵守信用的行为中得到比“不讲信用”更多的收益(至少不逊于),才能产生“信用”这一结果。在金融层面,信用还明显受到金融交易中信任达成后外部因素不确定性的冲击的影响,使得信任更不是金融信用的充分条件。

因此,假使区块链能够完美的产生并维持信任,也不会必然引致信用,更不用提金融信用。至此,我们就有必要质疑那些鼓吹区块链能解决供应链金融信贷约束、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资产证券化底层资产信用不足甚至取代法定货币信用等各种“拍脑袋”式的论调。

因此,信任≠信用


新闻来源


CryptoCurrencyCNYChange 1hChange 24hChange 7d
Bitcoin66,635 0.08 % 0.00 % 3.91 %
Ethereum2,586.1 0.11 % 0.02 % 1.47 %
Tether6.700 0.18 % 0.27 % 0.38 %
XRP1.600 0.22 % 2.71 % 5.36 %
Bitcoin Cash1,794.6 0.48 % 3.80 % 11.06 %
Cardano0.6886 0.22 % 0.12 % 0.34 %
Bitcoin SV1,179.3 0.02 % 1.83 % 11.85 %
ChainLink26.44 0.49 % 4.25 % 1.76 %
Litecoin293.70 0.25 % 1.21 % 5.87 %
Binance Coin197.40 2.02 % 8.22 % 11.83 %
Crypto.com Coin0.9743 0.11 % 2.88 % 10.99 %
EOS18.22 1.01 % 1.60 % 3.68 %
Tezos9.690 0.23 % 5.03 % 13.04 %
Stellar0.4399 0.69 % 0.64 % 32.74 %
OKB33.09 1.35 % 2.77 % 12.02 %
Monero461.20 0.03 % 1.56 % 3.38 %
LEO Token6.660 0.15 % 0.02 % 2.29 %
TRON0.06329 0.58 % 33.65 % 49.05 %
USD Coin6.980 0.12 % 0.13 % 0.20 %
VeChain0.03858 0.06 % 5.78 % 20.27 %
Huobi Token32.66 0.64 % 1.61 % 1.25 %
NEO84.75 0.08 % 3.33 % 9.60 %
IOTA1.240 0.08 % 4.03 % 7.41 %
Cosmos29.95 0.19 % 1.43 % 7.50 %
Ethereum Classic38.85 0.12 % 1.75 % 3.58 %
Dash805.40 0.20 % 1.77 % 9.06 %
Zcash551.82 0.36 % 0.62 % 2.85 %
cDAI0.1402 0.25 % 0.05 % 0.06 %
Compound773.41 0.15 % 10.22 % 21.25 %
Maker3,966.8 0.48 % 3.89 % 7.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