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鬣狗”蔡文胜

新闻来源    2018年11月03日 18:11

  一只“鬣狗”的发家史

  蔡文胜在中学时赚到了第一桶金,1985年,他向家里借了500元,在石狮大仑街摆地摊。

  10年后,蔡文胜看准了人们对信息资讯的需求,与当代集团董事长王春风一起创办了泉州百业信息,这是最早的泉州工商黄页,比阿里巴巴创办的还早。

  后来,蔡文胜在菲律宾做国际贸易,遇到了人生第一个低谷,在菲律宾知名工商界人士何建阳的帮助下,蔡文胜度过了难关。




  1999年9月,蔡文胜豪赌盈科股票,赚了100多万,就在他抛手不久之后,盈科开始了心惊肉跳的暴跌,一直跌到几毛钱,盈科成了香港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痕。

  盈科股票让蔡文胜尝到了甜头,他又买了一堆互联网股票,但互联网泡沫很快就破灭,他赚的钱几乎都赔光了。

  一夜清零的蔡文胜,被两则新闻激起了新的赌欲,一则是李嘉诚花300万港元加3%的期权,买了个名叫“tom.com”的域名,二是名为“Business”的域名,卖出750万美金。

  多年过后,蔡文胜回忆起当时的兴奋。

  “太神奇了,当时注册一个域名只是220块人民币,220块就能赚到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这太符合我的胃口了,因为我就喜欢干那种一块钱赚一百块的事,一块钱赚五块的事实在太慢了。”

  2000年,蔡文胜抱着“以小博大”的心态,开始了天使投资之路,投了阿飞的站长站以及飞鱼科技。同时,他投了吴欣鸿的项目520.com交友网站,最终以失败告终,正是这次失败促成了蔡文胜与吴欣鸿一起做成了更大的美图。

  那时蔡文胜靠域名获得的收入并不多,2003年他又创立了个人门户网站265.com.30多个员工待在一个小屋子里用一台电脑,在这间小屋子里蔡文胜遇到了另一个贵人——薛蛮子。

  彼时,薛蛮子去福建厦门买古董,遇见了蔡文胜,劝他去更大的北京搏一搏。一个月后,薛蛮子投了25万美元,买了265.com25%的股份,几天后,熊晓鸽的IDG也跟着投了,随后谷歌也投了钱。6个月后,谷歌直接花了几千万美元收购了265.com。

  蔡文胜并未停下创业步伐,2008年,他回到厦门创办了美图公司

  8年后,美图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深港通开闸后港交所迎来的最大一笔IPO,这也是继腾讯之后登陆港股的最大中国互联网公司。据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蔡文胜家族以105亿元排名第35。

图1

  天使投资,如鱼得水

  如果说创业让蔡文胜掌握了商业的技巧,那么,投资互联网公司让蔡文胜的“割韭菜”技巧越发熟练。

  从投资布局来看,今日一切,应证了他那句“成功的IPO都是割韭菜”。

  2011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收购流量统计技术服务提供商CNZZ,收购金额为千万美元级别,蔡文胜曾经担任CNZZ董事长。

  2012年11月,淘淘谷在悉尼ASX证券交易所成功IPO,蔡文胜为公司股东。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共融资1.87亿美元,蔡文胜是其创始人姚劲波的天使投资人。

  2014年12月,飞鱼科技香港上市。这是蔡文胜人生中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

  2015年3月,暴风影音A股上市。彼时,蔡文胜持股2.8%,约为335.68万股股票,据媒体估测,再多一个涨停板,蔡文胜就能增加财富8000万。

  易名科技、明致体育、美易在线、飞博共创、良晋电商、点击网络、游动网络、享联科技……这些扎堆挂牌新三板的公司,背后都有蔡文胜的身影。

  精明的蔡文胜,不只在大陆寻找项目,香港第一家科技独角兽企业TinkLabs,这家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也有他的投资身影。

  2015年9月30日,乐升以53亿台币(约合10.27亿人民币)收购“同步推”,这也成为台湾游戏厂商中最大的收购案,同步推的天使投资人是蔡文胜。

  蔡文胜如何看待同为天使的李开复、徐小平等、薛蛮子等人呢?

  他在采访中坦言:李开复的投资风格是偏逻辑性,偏爱投资一些有大公司从业经验的人;徐小平是偏浪漫型的,只要项目能够感动他,就会投资;薛蛮子,是容易接受新事物的人,他更多是一个广撒种的方式,只要投入资金不用很大,他就愿意去投,项目众多,等待它成为爆款;杨向阳是一个偏情怀的人,经常为情怀买单;雷军一般只投熟悉的人,或者是熟人介绍的项目。

  跌宕起伏的美链收割图

  “蔡文胜是出了名的割韭菜,从美图到如今归零的美链,真是凉透了,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参与他的项目。”一位投资者告诉时代区块链Times。

  从美图上市至今,蔡文胜从没停止过“画饼”。

  他曾信誓旦旦地说坐拥11亿用户的美图,通过广告、电商以及互联网增值服务,必然使美图在一年内实现盈亏平衡。

  一位熟识蔡文胜的人士透露,蔡文胜当年的心思根本不在于经营美图,而是忙着找壳装资产、割韭菜套现。

  美图上市当天,大半个创投圈都来了,几家主要的投资机构蠢蠢欲动,等待即将到来的收割期,越早进入的投资方,收益越大。

  投资人深谙:再不变现,一切都晚了。

  美图一度被誉为“中国颜值经济第一股”、“腾讯第二”,不过,近期其公布的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共计1.274亿元,营收同比下降5.9%,月活总数同比下降15.9%,手机销量下滑37%。半年报发布第二天,美图股价一度跌超15%,目前总市值为港币170.8亿元,还不到2016年底上市时的一半价值。

  股价暴跌的背后,是从未盈利的尴尬。

  美图始终找不到一条清晰的变现道路,曾经引以为傲的10亿用户,如今也缩水到3.5亿。

  精明的蔡文胜,在美图低迷的股价面前,找到了一条捷径——区块链。

  2月23日,区块链产品美链(BEC)上线OKEx,这款与美图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项目,从开盘价0.09231美元,一度飙涨至80美元,随后稳定在4美元左右,涨幅高达4000%。

  美链一共发行70亿代币,流通量为35亿个,按4美元一个计算,总市值高达280亿美元,相当于四个美图公司的市值。不过,很快美链就大幅回落到0.8美元附近。

5cd055b232173356dbe5a4c52e8954f6_meitu_3.jpg

BEC价格趋势图

  4月22日中午左右,BEC合约出现重大漏洞,黑客通过合约的批量转账方法无限生成代币。天量BEC从两个地址转出,引发抛售潮。当日,BEC的价值几乎归零。美图此后立即与BEC美链撇清关系。

  OKEx下午4点多发布公告,称由于BEC出现交易异常,交易所已经暂停了BEC交易和提现。

  BEC从当初的280亿美元市值,到如今近乎归零,意味着背后有数百亿美元资金被收割,市场纷纷指责蔡文胜“吃相难看”。

  蔡文胜多次否认与BEC无关,但这些证据直指蔡文胜。

  一,美链的白皮书曾大量提及了美图及其旗下产品,根据美链的项目白皮书,美图海外的第一款产品BeautyPlus是第一批接入美链的应用。

  二,美链的首发平台OKEx原内地主体OKcoin,曾获得蔡文胜投资,OKEx注册在伯利兹,运营办公室设在中国香港。

  三,美链的域名也与蔡文胜貌离神合。蔡文胜的结拜兄弟蔡宝忠,用香港拼音名字注册了一系列域名,留下的联系方式都是蔡文胜创办的cncn.com的、蔡文胜的老搭档张立的邮箱,而BEC的域名beauty.io也是蔡宝忠注册的。蔡文胜和BEC之间,只不过隔了“蔡宝忠TSOI PO CHUNG,和张立zl@cncn.com”两只“白手套”而已。

  蔡文胜的割韭菜技能,连李笑来都赞赏有加。

  在不久前泄露出的李笑来“割韭菜”录音中,李笑来总结了币圈的“割韭菜”秘籍,录音中,李笑来贬了一堆大佬,唯独对蔡文胜特别青睐:“蔡总是很有思想的一个人,而且他逻辑清晰。”

  李笑来的话并非玩笑。

  今年年中,蔡文胜联合一些大佬们建立了爱思群,发行500枚爱思币(AISI),群内成员一人一枚,在蔡文胜的启发下,单枚币的价格突破400万人民币,成为世界上最贵的数字货币。

1_meitu_4.jpg

  疯狂收割后,“鬣狗”自我辩白

  在区块链赌场,蔡文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上线当天BEC为什么会暴涨?这其实是目前交易所存在一个弊端。我们知道股票市场,有股票IPO时,它会有一个盘前交易,撮合交易。但数字货币交易所是没有盘前交易的。所以在上线的瞬间,有人只要花个几千美金,都会让这个币涨几十倍。”

  这是蔡文胜给的理由之一,他甚至建议交易所进行改革,未来进行盘前交易。

  在最初发行的70亿BEC里面,99.9%都集中在前4个地址。蔡文胜辩解:“在OKEx上交易所里面的BEC币从来没有超过300万个,数量太少,怎么去割韭菜呢?如果要割韭菜,它就更应该把大部分的BEC挂到交易所里面去交易,对不对?”

  时代区块链Times调查发现,大量被美链收割的投资者早已心凉离场。

  币价跌跌不止的背后,一位代投人员告诉时代区块链Times:美链项目负责人已经不再更新项目信息,朋友圈的信息寥寥无几。

  “不排除有少数的人,会在高点去买到BEC。但这个其实是极少数的人,而且是极少数的行为。”在蔡文胜口中,大量投资人的损失,不过是“少数行为”。

  也许分裂者,常常无视自己的分裂。

  蔡文胜曾在访谈中说,“其实我很怀念2004年以前在厦门的日子,没有谁认识我,也没有谁会来找我聊天,可以专注做喜欢的事情”,言语间流露出对纯粹简单的生活的向往。

  不过,“割韭菜”这件事,一旦迷上了,就像坐上了无法退场的过山车,不是从低处往上走,就是从高处俯冲而下。

  盈科股票让香港人不再愿意听互联网的故事,不再信任互联网的创业。十余年后,股市泡沫、互联网泡沫中的事件在币圈中又轮番上演。经历了香港神股、域名、天使投资人的豪赌,灵魂早已悬在半空中的蔡文胜,在区块链的赌桌上“红着眼”向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责任编辑:DF207)


新闻来源


CryptoCurrencyCNYChange 1hChange 24hChange 7d
Bitcoin38,451 0.20 % 1.55 % 12.92 %
XRP3.284 0.42 % 3.40 % 5.03 %
Ethereum1,231.2 0.47 % 0.91 % 15.84 %
Bitcoin Cash2,892.9 0.40 % 2.47 % 27.38 %
Stellar1.654 0.28 % 4.10 % 7.60 %
EOS31.93 0.23 % 0.56 % 15.80 %
Litecoin299.83 0.27 % 0.01 % 17.11 %
Tether6.741 0.19 % 0.27 % 1.21 %
Cardano0.4307 1.11 % 1.07 % 18.61 %
Monero602.07 0.22 % 3.74 % 18.69 %
TRON0.1323 0.30 % 0.89 % 16.95 %
Dash966.49 0.05 % 1.43 % 14.41 %
IOTA2.879 0.49 % 2.35 % 13.77 %
Binance Coin55.44 1.21 % 3.38 % 16.28 %
NEM0.6471 0.10 % 0.97 % 1.13 %
NEO88.47 0.91 % 3.63 % 21.20 %
Ethereum Classic52.92 0.87 % 1.02 % 19.03 %
Tezos7.669 0.43 % 0.15 % 15.26 %
Zcash762.26 0.47 % 0.77 % 18.05 %
Bitcoin Gold179.98 0.51 % 1.60 % 12.38 %
VeChain0.05422 0.59 % 5.52 % 24.82 %
Maker3,938.6 0.32 % 0.51 % 13.05 %
Ontology9.757 1.51 % 0.23 % 14.68 %
OmiseGO18.90 0.10 % 0.39 % 17.69 %
Dogecoin0.01884 0.92 % 3.97 % 17.47 %
0x3.872 0.37 % 1.72 % 21.97 %
Decred235.13 0.35 % 0.94 % 12.89 %
Qtum21.93 0.60 % 0.80 % 20.34 %
Basic Attention Token1.478 1.29 % 3.38 % 31.57 %
Lisk14.98 0.15 % 3.87 % 22.09 %